原标题:

  原标题:瑞幸咖啡退市或遭中美同时追责 陆正耀坚信商业模式成立

  北京时间5月19日晚间,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,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通知,要求从纳斯达克退市。对此,瑞幸咖啡计划在纳斯达克摘牌前举行听证会。

  5月20日凌晨,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发布个人说明称,目前公司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,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、重组董事会、更新管理层、积极进行整改,但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,出乎意料,对此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。

  听证会能否改变退市结局?

  瑞幸咖啡要求举行听证会,能否改变退市结局?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,纳斯达克正式通知瑞幸咖啡退市的决定,并不是不可以推翻。所以,也是给瑞幸咖啡一个听证的机会。他可以自证清白,证明自己没有达到纳斯达克规定的退市的条件和门槛。如此,瑞幸咖啡必须承担非常高的举证义务、举证责任。

  “瑞幸咖啡承认财务造假给股民造成损害非常大,从4月7日停牌,到现在都没有复牌。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来看,陆正耀感到失望,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,陆正耀与钱治亚为瑞幸咖啡上市也投入了很多心血。”刘俊海认为。

  业界有观点认为,瑞幸咖啡靠听证会推翻纳斯达克退市决定有一定难度。据了解,纳斯达克的决定有两个依据,一是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101,瑞幸咖啡在4月2日披露的虚假交易引发了公众利益问题;二是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250,针对虚假交易的相关商业模式,该公司过去未能公开披露重大的信息。就目前来看,瑞幸咖啡的虚假交易本身存在,这一点较难推翻。

  此前4月2日晚间,瑞幸咖啡宣布,发现公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虚增了22亿元人民币交易额。消息一出,瑞幸咖啡当日以75%的跌幅收盘。4月7日停牌。

 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发生后,关于瑞幸咖啡门店经营的传言层出不穷。近期,有消息称瑞幸咖啡在北京市场开始收缩战线,预计关店80家。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表示,受疫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,瑞幸咖啡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“关停并转”,同时持续新开门店,这也是公司门店战略调整的方向。

  面临中美两地同时追责?

  刘俊海认为,瑞幸咖啡上市到出事,很多投资人也没有套现,遭受重大损失。所以,即使公司退市了,也需要面临行政处罚、民事赔偿,目前,很多律所已经提起了诉讼。

  “依据中国证券法的长臂管辖条款,虽然瑞幸咖啡上市公司所在地在开曼群岛,但经营在中国境内,消费市场也在国内,主要的控制股东也是中国公民,在中国境内居住。所以即使不用长臂管辖权,用短臂管辖权,这事也属于中国证券法管辖的范围。”刘俊海介绍。

  此前4月27日,网传瑞幸咖啡被公安、工商部门接管以及证监会进驻。当晚,中国证监会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表示,中国证监会第一时间对外表明严正立场,并就跨境监管合作事宜与美国证监会沟通,美国证监会作出了积极回应。

  长期关注投资者权益保护的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认为,根据美国法律,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,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。瑞幸公司、相关董监高、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,还可能面临巨额的集体诉讼。此外,根据我国新《证券法》的相关规定,瑞幸咖啡可能面临中美两地同时追责。

  瑞幸可能面临超百亿美元索赔

  瑞幸咖啡事件发生后,多地投资者对瑞幸咖啡提起诉讼。董毅智所在的律师团队也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向相关法院提起诉讼。

  董毅智介绍,若以2020年以来至今作为时间段计算,期间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触及年内最高价51.38美元/股,事发后最低价为2020年4月2日晚触及的4.9美元/股,而公司最新总股本为2.4亿,由此可粗略计算出一旦面临集体诉讼,瑞幸咖啡将面临总计约112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754亿元)的索赔,是目前市值的7倍。

  “所以即便公司退市,也要做好投资者权益保护工作,包括中国、美国市场的投资者。总而言之,瑞幸咖啡退市不在意料之外,因为诚信会创造价值,失信要付出代价,也希望其他的中概股公司引以为戒。”刘俊海认为,瑞幸咖啡事件影响整个中概股,美国资本市场是我国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的战场。所以,下一步要推进我们的资本市场的全球化、法制化、诚信化进程。

  陆正耀: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

  5月20日凌晨,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也强调,“公司如果退市,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,但不论怎样,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,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,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。”

  对于瑞幸咖啡模式的一些质疑,陆正耀表示,“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,瑞幸咖啡自运营以来每年的营收都在持续增长。目前,尽管有疫情和造假风波的双重打击,瑞幸数千家门店仍在努力坚持运营。”

 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,当年的乐视失败了,不代表乐视模式失败。同样,瑞幸咖啡公司出现问题,不代表瑞幸模式失败。瑞幸咖啡模式是非常领先的模式,只是说操作这种模式的难度非常大。

  “瑞幸咖啡让喝咖啡回归生活化的一种服务,通过互联网化的打法,极大程度节约了店面的成本,比如,传统的咖啡馆一定是在热门商圈的黄金地段,需要比较大的场地和高昂的房租。而瑞幸模式很多门店不是在特别黄金的位置,而且店面都非常小,鼓励的用户是即拿即走或者是配送模式为主。”丁道师强调,操作这个模式需要很多的资金,很长的时间来检验。如今瑞幸出现这些问题,简单来说,就是瑞幸咖啡的高管团队还不足以有能力来驾驭这样一个最新模式。

  大事记

  ●2018年1月,瑞幸咖啡在北京、上海等13个城市试营业。

  ●2018年5月,发表致星巴克的公开信,控诉涉嫌违反《反垄断法》。

  ●2019年5月,成功登陆纳斯达克。

  ●2019年9月,宣布旗下子品牌“小鹿茶”独立运营。

  ●2020年1月,发布智能无人零售战略。

  ●2020年2月,浑水发布做空报告,指出销售商品数虚增。

  ●2020年4月,自曝公司财务造假22亿元。

  ●2020年4月,市场监管部门入驻瑞幸咖啡。

  ●2020年5月,纳斯达克要求其退市。

 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校对 付春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